通 知 公 告
 【公告】兴平市庆祝改革开2018/7/9
 陕西宝塔山油漆股份有限公2018/6/20
 市文联2018年预算说明2018/6/13
 陕西兴平“九隆汽修杯”家2018/1/25
 兴平市文联2017年工作2018/1/11
 关于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九2017/11/10
 陕西兴平市第十三届迎春有2017/11/8
 “海成杯”兴平市首届书法2017/11/8
 关于召开兴平市文艺精品创2017/4/5
 关于表彰兴平市文学艺术工2017/3/7

薛振明:党阁老的传说

发布时间:2018/2/28 15:37:05   作者:wenlian 阅读次数:145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文封阁老武封侯,在明朝时好像没有宰相这个职称,阁老也就相当宰相之职。明朝后期宦官专权,朝野上下不安,但也出了不少的清官,诸如:海瑞、孙安……党阁老就是其中的一个。戏剧《屠夫状元》中提到的党秉正的原形莫非就是此人,不过关于党阁老的传说在百姓中却广为流传……
党阁老,宝鸡人(真名和住址未查史书不详)。在朝为官其间,忠于朝廷,为人正直,体恤民情,清廉执政,两袖清风,一尘不染,深受皇上的宠信,直到告老还乡。
党阁老告老还乡,辞别皇上后,他要回故里宝鸡。在朝为官多年,他惟恐同僚们要饯别送行。他连夜打点好行囊,不让他人知晓,他一不骑马,二不坐轿,只带了几个随从就匆匆地上路了。走在半路上,有个随从就说:“老爷你为官多年,官居阁老显位,这样回家未免也太寒酸了,回到家乡都不怕乡党见了笑话吗?”说得阁老大人有些羞愧,便说:“这你说得也是,为了体面,这个容易得很,你给咱雇上十来个车夫,让给口袋里都装满砖块瓦片,装上车。”就这样不分昼夜连忙上路了。这时朝廷里有人发现说,党阁老连夜推着金银珠宝偷偷回家了。皇上整天说党大人清廉执政,是群臣的楷模,这真是人心叵测呀!速快奏明了圣上,皇上闻言.沉思片刻,不大相信。这报信人说,是我亲眼所见,岂能有假。皇上也就派人去看个究竟。人马很快就党阁老追了回来。皇上让把车子都推来,要看看口袋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党阁老说千万不要看口袋。皇上问:“为啥呢?”党阁老回答说:“丢人得很!”报信人说:“是你做贼心虚还怕丢人吗?”
皇上执意叫人把口袋都抬到金殿上,倒出来的全都是砖头瓦块,这时人们都傻了眼。党阁老:“你看看,我不让看,你偏要看,你看丢人不丢人。”皇上问明了情况后说:“你真不愧是朕的好爱卿呀!”立即命人到国库给党阁老装砖头瓦块的口袋都装满金银珠宝,让他告老还乡,颐享天年。
党阁老登上旅途返乡,难免日行夜宿。这天晚上住进了一家客栈,遇到了一位不得志的老先生,党阁老见他文质彬彬,谈吐不凡,就说我家子弟甚多,正需要一位教书的先生,你是否愿意,老先生便答应了。党阁老告诉了他地址及去的时间。
党阁老走了数日,终于回到了故里,正逢母亲八十大寿的日子。这天,当地的文武要员都纷纷前来送贺礼祝寿,眼看到了正午,党阁老还是不肯开席,他说,还有一个人未到。再等一会儿,话音刚落,家人就说门外来了一位老先生,党阁老立即迎了上去。老先生一进大厅,看到老太婆坐在寿堂中央,白发苍苍,两眼炯炯有神,身着寿衣寿服,煞像王母下凡一般。他便开口道:“这个老婆不是人”,堂下的人都惊愕了,这人咋像个疯子,简直是胡说八道。但他又慢条斯理地说:“她是天上一位神。”这时人们的情绪才稍稍平静下来。他又接着说:“生下娃娃会做贼”,人们又吃一惊,最后他又不慌不忙地说:“偷来仙桃敬母亲。”党阁老昕罢,心悦诚服地把他扶到了上席,人们都赞口不绝,方才开宴。
这一年,眼看到了腊月时光。过了腊八,人们都忙碌起来了。准备办年货,商家更是忙不可堪。宝鸡城的东大街,店铺林立,商号满目,犹如现在的商业一条街。货物齐全,烟酒副食,烟花爆竹,日用杂货,应有尽有。商家的生意非常红火。离过大年仅有半个月了,街上的人越来越多,摩肩接踵,熙熙攘攘,车水马龙,有些地段简直挤得是水泄不通。党阁老也来到这里一看,随便说了一句:“得把这条街道往宽扩一下,把这门面房都拆了往后攒一下。”商家掌柜的听到后,都慌了手脚,惊恐万状,都说这可咋办呀!阁老大人的话谁敢不听,但这阵正是赚钱的大好时机,这昨能说拆就拆呢?
到了晚上,几家大的商号掌柜的聚集在一起商议,咱不如给阁老大人说一下,等过罢年再拆,让给咱们宽限些日子,都想给阁老送礼,但都知道他是个拒礼不收的清官,又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这就为难了。有人说:“咱看阁老和谁的关系最密切,咱多花些钱叫人家给咱讲个情,你看如何?”大家异口同声赞同。
有人发现,党阁老经常晚上到东门外王大妈家去。王大妈双目失明,无儿无女无牵挂,一年到头靠给人家纺线挣两个工钱,维持生活,日子过得十分艰难。每次党阁老去了以后,就让王大妈给他讲故事,打扰她不让纺线,王大妈就边纺边讲,党阁老还嫌不过瘾。干脆把王大妈手中的捻子带线一齐揪断,让她讲个痛快。大妈说:“你不让我纺线,我拿啥过年呢?…拿故事过年。”“就说讲故事能吃么能喝呢?还是能衣穿呢?”“讲啥都能。”于是王大妈就滔滔不绝地讲起七十年糜子,八十年谷。竟说的都是陈年往事,党阁老却听得津津有味,哈哈大笑。王大妈也跟着笑。
夜深人静,党阁老也就回家休息了。党阁老走后,王大妈却睡不着,翻来覆去,心里在拉闷,这人一天没事,光叫我给他讲故事,这眼看就要过年呀,我还没米没面没柴火,咋弄呀?这回他再来,我非给他要不可。谁知:从此以后,党阁老却不再来了。
党阁老常给王大妈家去的消息不胫而走,商家知道后,相互转告,晚上都纷纷来找王大妈让给党大人讲个情,说让过罢年再拆门面房。有的送来了米面,有的送来了煤炭、衣物、干果、蔬菜……年货样样俱全,有的送来了银两,把王大妈家不大的屋子堆得满满的,像个杂货铺。王大妈眼睛不好,谁来了,谁去了,谁拿啥,一概不清楚,只说:“你放下,这事这给你能办到。只是,这两天没见人来,等来了我给他说一声就是了,这可要我的啥呢?”
党阁老给王大妈家去了几回后,再没有去,可是到了大年三十除夕夜,想去看王大妈年过得了。一进门就说,实在对不住,这几天办年事没顾得上来。王大妈说:“你赶紧坐下,我有个事想给你说。”“你不用说,我早就知道你要说什么,我问你年过得了吗?”“你看看,都不知道这些东西是谁送来的,啥都有呢,还有钱呢。”阁老说:“这就好了,啥都有呢!那您给我再讲个故事,我给你拜个早年。”
 

上一篇: 【序文】大道欣穷千里目――《维心思语——张维社联文集》(解维汉)
下一篇: 杜军护:正月十六“送十六”

 陕ICP备06012938号
兴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 2008-2010    技术支持:易维科技
地址:兴平市县门东街市委院内    邮编:712000    办公电话:029-38812483    电子邮箱:xpswl12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