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 知 公 告
 市文联开展舆论环境集中整2018/9/7
 【公告】兴平市庆祝改革开2018/7/9
 陕西宝塔山油漆股份有限公2018/6/20
 市文联2018年预算说明2018/6/13
 陕西兴平“九隆汽修杯”家2018/1/25
 兴平市文联2017年工作2018/1/11
 关于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九2017/11/10
 陕西兴平市第十三届迎春有2017/11/8
 “海成杯”兴平市首届书法2017/11/8
 关于召开兴平市文艺精品创2017/4/5

【评论】大道至简:卡达莱长篇小说创作的启示(范亚团)

发布时间:2017/9/5 11:02:58   作者:wenlian 阅读次数:383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如同任何理论都是偏颇的一样,一部小说要想全景反映一个时代是相当困难的。即使被誉为封建社会百科全书的《红楼梦》,也不能完全展示丰富多彩的现实世界。短篇小说自不用说,它通常只是截取生活的一个段面,在情节设计上也大多是不完整的因果故事。大多数时候,虚构的小说也如号称真实的新闻一样,充满了对世界的以偏概全。作为小说家,往往是选取有限的人物和故事,来经营自己头脑中的世界、社会和人生。更多的时候,小说创作如同写材料一样,只是选择一个切口,尽可能地反映整体情况。在此意义上,小说如同其他艺术品一样,遵循着中国传统“一即一切,一切即一”的整体哲学认识观。不论是福克纳的约克纳帕塔法县、马尔克斯的马孔多小镇,还是张纬的狸洼镇、陈忠实的白鹿原或冯积岐的松陵村,同样只是小说反映社会的一个单元切口而已。
事实上,不论是自然科学、社会科学还是艺术作品,企图全面反映万象世界往往会力不从心。在自然科学领域,十八世纪西方的拉普拉斯想总结出一个宇宙万能公式,用它来计算宇宙中最重的天体和最轻的原子运动,同时计算过去和未来的世上的一切事物,这个可笑的设想后来被量子力学和相对论等理论所否定。而企图构建史诗般宏大叙事的想法可能是许多作家的愿望,尽管作家树立远大理想本身无可非议,但是对于大多数作家来说,由于生活积累、思想积累和艺术积累的不够丰富,出现文不逮意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想到这些,不由想到伊斯梅尔·卡达莱。卡达莱的长篇大多是小长篇,这些大多只有20余万字的容量的小说,与我国当前的小长篇却大不相同:国内的小长篇大多是注水的中篇,艺术容量相对较小。而卡达莱的小长篇,虽然人物少,故事线索集中,却能反映出阿尔巴尼亚深厚的历史文化和复杂的世相,能够展现出史诗般的历史沧桑与悲剧性的人物命运,因而具有较大的艺术容量。
曾获英布克文学奖、只有七章的小说《破碎的四月》,主要人物也就是青年乔戈,其他作为叙述视点的人物,还有新婚旅行的巴西安和迪安娜以及血税事务管理者马克。小说故事的情节和线索也相当简单:乔戈在三月十七日为哥哥报仇后便只有一个月的自由,在完成了上交血税后的路途上遇见了迪安娜,面临四月十七日后将被仇家追杀,将陷入逃亡生涯而不知何日死亡,压抑的人生与迪安娜的自由生活状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对阿尔巴尼亚北部山区血仇民俗法则的认识也与马克截然不同。在24万字的叙述中,阿尔巴尼亚几千年的风俗文化与民族心理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而该部小说被称赞为以简洁和诗一般的笔调讲述了一个人一个月的故事,却反映了一个民族几百年的困扰和悲剧性。这正如社会学家所说的那样,这世界上最容易变化的是物质,其次是制度,较难的是行为,而最不易变化的往往是人们思想深处的精神文化。
同样,在小说《梦幻宫殿》中,也只有一个主要人物马克。小说同样只有七章,从马克清早进入梦幻宫殿工作,通过故事的进展,他依次到筛选部、解析部、档案部工作或查找资料,完整地展示了梦幻宫殿的工作流程和各部职责,而“放假”和“晚宴”两章前后呼应,将马克的库普里利家族主要人物、聚会及其命运进行了展示,而这期间家族的罹难原因竟然是马克解梦结果造成,小说最后以“春天来临”的戏剧性升职作为结果,实现了情节上的反转。小说中对梦的解析和所有民族一样,渗透着民族传统文化认定的象征,就如同我国民间认为梦中水为财、猪为瘟神一样。如同幽灵般的梦幻宫殿在作者眼中是一座地狱,对公民每个梦幻的分析和审查无疑成为专制统治的象征。小说中对纷繁的梦境分析与斯拉夫狂诗吟诵者所唱的民间史诗,都是阿尔巴尼亚古老丰富的文化历史的载体。因而,这部小说虽然以奥斯曼帝国为时代背景,却是一部具有深厚历史文化和现实感的史诗性著作。
长篇小说《亡军的将领》以意大利将军和神甫到阿尔巴尼亚寻找战亡将士的遗骨为线索,从侧面反映了战争对人性的摧残。在看似简单的叙述中有挖掘遗骨的工作流程,完成任务的故事进展,穿插了随军妓女的遭遇、督导团的残酷、上校的战场迷事及士兵的厌战情绪,更有阿尔巴尼亚的风俗民情、历史文化和英雄情结。明暗交晦的叙述有现场、有转述、有梦魇、有猜测,如山中迷雾一般时隐时现。小说独特的视角和诗意的语言、幽默的语调、曲折的情感、反转的情节变化使小说在貌似简单中实现了复杂性追求。将军接受命令时的自豪到最后心理走向崩溃而恶梦连连,是对战争神圣感的反动,是了解了无数士兵开小差、所谓英雄上校的无耻表现以及现实中阿尔巴尼亚人民的敌视和战争中的不屈。
古人云:“三千弱水一瓢饮”,《易》云:“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矣”。长篇小说需要大处着眼,更需要小处着手。事实上,如果想法太大而缺少坚实的支撑,反而会如人生那样有缥缈的理想而没有脚下坚实的大地。美国教授斯通贝克在谈到福克纳的写作时说过:“一个人要是想概括整个大陆,想包罗万象,他便一无所有。归根到底,能听到宇宙唱歌的地方是你从时间、地点、家庭、历史等方面都已经扎根或决定扎根的某一条街,某一社区。只有空间、运动、广袤千里是不会产生具有独特风格作品的。”如果说,大道至简是我国道家思想在哲学认知阐释上的主张,那么,卡达莱的长篇小说的艺术特质同样如此,而这种追求和实践,每一个从事长篇小说创作的作家应当认真借鉴。

上一篇: 【评论】建业名山抒雅趣 平心挥翰写真情——史建平其书其人(张维社)
下一篇: 诗咏兴平人物十首(周文潇)

 陕ICP备06012938号
兴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 2008-2010    技术支持:易维科技
地址:兴平市县门东街市委院内    邮编:712000    办公电话:029-38812483    电子邮箱:xpswl126@126.com